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健康是群眾的基本需求,我們要不斷提高醫療衛生水準,打造健康中國。”“健康中國”一詞首入政府工作報告,引起與會代表委員廣泛關注及熱議。

  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上,如何打造“健康中國”,讓老年人“老有所養、老有所醫”,成為政協委員關注熱點。一些政協委員提出,“醫養結合”是一種有病治病、無病療養、醫療和養老相結合的新型養老模式,值得推廣,目前該模式在各地有所探索,但依然需要頂層設計使其規範化、制度化。


 
     老齡化伴隨老年病 政協委員關注“醫養結合”

  “養老問題,是家事也是國事。我們無法阻止人的生老病死,也無法阻止一些老年人出現失能半失能的狀況,但我們可以改變這些老人的養老現況,讓他們在生命的最後階段有一個有尊嚴、穩定而安全的就醫養老環境。”在今年的兩會上,全國政協委員、北京醫院呼吸與危重症醫學科主任孫鐵英在接受半月談網記者採訪時說。

  孫鐵英給記者講述了一個故事:幾年前,一個署名“秦嶺”的青年中學教師曾給上海市領導寫信,訴說了其癌症晚期的父親在求醫過程中遭受的磨難和整個家庭的無奈與辛酸,並提出希望政府提供良好就醫環境、完善用藥保障、支持心理輔導或陪護等四點訴求。

  兩天後,時任上海市委書記的俞正聲給秦嶺回信。回信中說到:“誰都有父母、誰都有親人,當眼見有養育之恩的親人於病危之際而無力相助之時,又遭遇一些制度缺陷的傷害,心中之痛,不言自明。我們大家會盡力幫助你,更重要的是同志們都贊成你的四點訴求,特別要在癌症晚期病人的關懷上,爭取在制度上有所前進。我不能保證問題都能很快解決好,但我相信,你的心痛也是大家的心痛,大家(包括醫院同志們)的共識會推動我們前進。”

  老齡化總是與老年病相伴而行。記者瞭解到,在當下,有很多的“秦嶺”因為老人生病而身心不堪重負。

  “現在很多家庭都是獨生子女,一對夫妻要照顧四個老人,難以顧及,養老品質堪憂。甚至還有些‘失獨’家庭,他們年老後無人照顧。而老年人普遍患有各種慢性病,大部分家庭缺乏醫療護理知識,養老品質堪憂。”孫鐵英告訴記者。

  全國政協委員、安徽省老年病研究所副所長劉榮玉在過去的一年中走訪了約20家養老護理院,她在調研中瞭解到,在我國各級各類養老機構中,內設簡單醫療室的不足60%,配備康復理療室的不足20%。養老機構缺乏專業醫療服務,遠遠不能滿足老人需求。

  據民政部統計,到2013年底,我國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2.02億,占總人口14.9%,失能老年人數達到3750萬,占老年人口的18.53%。目前我國各類養老服務人員共約100萬,經過專業技能培訓的僅30萬左右,其中取得職業資格的僅有5萬人。

  “在逾兩億老人當中,有將近五分之一的老人都是失能的,他們都是需要照料的。但是養老機構、醫護人員都遠遠跟不上需要。”劉榮玉說。

  全國政協委員、民進中央常委、南京師範大學副校長朱曉進提交的提案中稱,“醫養結合”是一種有病治病、無病療養、醫療和養老相結合的新型養老模式,其優勢在於整合養老和醫療兩方面的資源,提供持續性的老人照顧服務,這種養老模式非常契合老年人的需要。

  探索“醫養結合” 地方在行動

  孫鐵英委員告訴記者,目前青島、海南等一些地方對“醫養結合”模式進行了多年探索。

  據媒體報導,青島市社保局醫療保險社區處處長馬青介紹,自2005年起,青島市城鎮醫保參保人員在社區看家庭病床就可享受報銷待遇。此後,一系列政策相繼出臺。

  2006年7月,青島市將老年護理院納入醫保報銷範圍;2011年進行醫療“專護”試點;2012年7月,該市將二三級醫療機構的“專護”、老年護理院等機構養老的“老護”、社區的家庭病床即“家護”,統一合併為長期醫療護理保險制度。這一制度,在全國尚屬首創。

  其中,“專護”的參保人一般病情較重,需長期保留各種管道或依靠呼吸機等設備維持生命體征,在二三級醫院醫療專護病房接受較好醫療條件的醫療護理;“老護”的參保人一般患各種慢性重病、長年臥床、生活無法自理,入住定點護理機構(有醫療資質的養老院)接受專業化的醫療護理和生活照料;“家護”的參保人居家接受由定點社區醫療機構登門提供的醫療護理服務。

  馬青表示,青島市長期醫療護理制度是基本醫保制度的延伸和拓展。2015年之前,其基金來自於城鎮醫保基金:每年從個人帳戶中支出0.2%,統籌帳戶中支出0.2%,再從福利彩票公益金中提取2000萬元,第一年總共籌集3億元,單位和個人無需另行繳費。

  在這樣的制度下,患者發生的醫療護理費不設起付線。2015年之前,“家護”和“老護”由護理保險基金支付96%、患者自付4%;“專護”由基金支付90%、自付10%。參保人在享受長期醫療護理保險待遇期間,不再重複享受基本醫保住院、門診大病、普通門診等相關待遇。

  記者瞭解到,目前在北京、天津、陝西等地均開始啟動“醫養結合”試點,以破解“養老院看不了病,醫院養不了老”的難題。

  打破割據分離狀態 亟需頂層設計

  “‘醫養結合’涉及健康養老的民政、衛生、社保三條主線呈分立狀態,受限於部門工作壁壘難以實現政策協同。”全國政協委員李鈾說。本次兩會,他帶了一份名為“全面推進‘醫養結合’的頂層設計和實踐創新”的提案。

  據瞭解,由於我國醫療和養老體系長期割裂,衛生系統管醫療,民政系統管養老。造成養老機構與醫療機構功能單一化,養老機構“養老不醫護”,而醫療機構則是“治病不養老”,二者並不對接,給老年人的養老和醫療帶來不便。正因如此,“醫養結合”型的養老護理模式呼之欲出。

  現階段,“醫養結合”面臨的困難還比較多。醫療機構和養老機構的建設和運轉,涉及包括土地、編制、隸屬關係、醫保報銷、藥品管理、行業資質等諸多問題,有待破解。另外,如何培養“醫養結合”人才,如何制定“醫養結合”的行業標準,也是擺在相關機構面前的新課題。

  朱曉進委員認為,推進“醫養結合”型養老模式建設,是養老理念、醫療理念和消費理念的一次重大轉變。

  他提出,首先,要建立機構,完善機制。解決好醫養結合型養老護理模式建設問題,政府要制定合適的標準、進行相應的建設,推動醫養結合型養老護理模式走上正確發展途徑。要建立相關部門聯席會議制度,及時協調解決有關問題。其次,政府要保基本和給政策。可通過政府提供、政府購買服務、養老保險、護理保險、醫養結合互通,發揮政府主導和市場配置資源的機制,使其產生良好效果。第三,鼓勵社會醫療單位創辦醫療康復相結合的養老機構。第四,要加快護理人員隊伍的培養,鼓勵志願服務。另外,發揮多種保險的重要作用。